害死袁宝璟的是孟建柱|明镜专访郭文贵第6期(5) 9•19文字版|推特党筹委会

文字整理:推特党筹委会听写组 令狐冲

2017-9-19

小平:袁宝璟呢,他被杀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我校友。

郭先生:嗯又是你校友?我的天呐!

小平:所以我对他的死一直特别关注,另外一个呢,给他辩护的是我的同事,所以说我跟这个案子有渊源。那么我先问你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就是袁宝璟不是在死前法庭上有个图片嘛,戴着白色的,白色的哈达。别人解读是为了明志,证明清白,好像您这对这个事情信息比较多,您怎么看,对这个戴白色的哈达出庭的最后的这个照片?

郭先生:这个我说这个事情呢,他们家活的人不多了,他妻子卓玛应该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现在如果卓玛女士能听到的话我对你致以最高的敬意。卓玛是真正的佛教徒。从袁宝璟先生全家四兄弟,三个被杀,灭门了,一个死缓,这个也快死了。卓玛女士知道一切袁先生家族的不幸。他有罪可能有错,但绝对罪不该死错不该亡。更不该灭家门,这是肯定的。那么袁宝璟先生发生这个事情最大的悲剧就是惹了李峰,他提前暴露钱财捐给李峰,李峰这个时候已经跟孟建柱孙立军结交上了,刘洪。我说过他们在江西跟姚亚平已经接触上了。这个时候让他们闻到了袁宝璟先生在印尼的股份包括国内盛京银行的股份,盛京银行的贷款,巨额的财富,这群人就准备把他给图财害命了。所以把他们抓起来以后,李峰非常想弄死他,但又不太敢,就是捞了钱又怕他出来早晚闹腾,而且袁宝璟先生的个性很强,在里面不服。包括看守所人也敲诈了很多钱,他家给敲诈惨了。

在这种情况下,孟建柱来了,孙立军来了。然后李峰和政法委副书记刘洪还有当时的办案人员,还有纪委的几个人,还有姚亚平策划把这东西有一部分给孙立军和孟建柱之后他们就高兴了。这人必须得杀,把他东西全部拿掉。在这个最后进监狱的的时候,前期当然有严刑逼供,后期几次几乎想逼袁宝璟先生自杀,包括他的几个兄弟,他没有自杀,在他脖子下部分整个都是斜的,还有身体遍体鳞伤,酷刑,就是最希望能够折磨死他,然后袁宝璟他很坚强,他不死,包括他的几个兄弟也都不死,另外两个兄弟身体上几乎已经是不成个了,所以说草草给他弄个死刑。

你别忘了当时袁宝璟死,当时没有公检法副书记的协调那是不可能的,程序上都不合法。所以说李峰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和刘洪还有江西的姚亚平,和当时的办案人员一起全力以赴。当时办案人员绝大多数都是营口来的,营口当时的公安局长就是谁?就是刘乐国,这是他们的死党。还有一个是大连东边的人,这人已经死了,办案主要人员已经死了,听说游泳给淹死了。那么很多人会说周永康干的,大家去查查时间,周永康要干了,帮助周永康灭掉袁宝璟一家的那个李峰一定被灭口,一定被免职,不可能李峰,刘洪,刘乐国还被重用,怎么可能是周永康帮嘛。习主席说了要严查政法委里周永康的余毒,余毒怎么会让你存在,怎么可能?当然不是余毒,是兄弟。所以说把屎帽扣给周永康,说是跟他有关系,实际上孟建柱和李峰刘洪刘乐国连着公检法还有纪委的几个人,把他给灭口了,钱财分了,小头他们几个拿了,大头被孙立军给他海外的老婆,孟建柱的女儿,全给他们了。

那么这个涉及到的钱财和股份是巨额的,所以袁宝璟先生这个案子,在进去穿白衣服那就是个笑话,哪个死刑犯有权说穿一身白,以证清白?袁宝璟有要求,但是这恰恰上了人家的当,人家就拿你的要求给你全部包裹上。而且卓玛为此付出了很多代价,就是要求要一身白,恰恰被人家利用了,掩盖了所有的伤痕,和脖子上的伤痕。袁宝璟的验尸官,曾经私下喝酒喝醉后说,袁宝璟是他见过最爷们的死刑犯。袁宝璟的身体被打成那样,是他见过很少的。这个验尸官现在已经也完蛋了,因为是执行者,我也担心哪天他消失了,什么被车祸呀。

所以整个辽宁的袁宝璟案件是个人都知道是冤案,是个人都知道这是杀人灭口。而且但凡公检法都知道的,周永康后来已经没有这个权利搞掉袁家兄弟了。那一定是孟建柱。最重要的我再说一遍,查事情,查什么?查他的钱查他的女人。袁宝璟先生的财富在哪里?还有跟他的女人都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谁有权利来动他的东西?这比什么都重要.

我相信这些事情随着习主席的依法治国一定会推进,郭七条也一定会得到中国的重视,我也相信随着依法治国真实地推进,这些事情一定会真相大白于天下。他有个很好的老婆叫卓玛,还有好几个特别好的员工,这些员工已经都出来了,这些人跟我有些是联系的,这些人如果能看到这个节目希望他们能继续跟我联系。我一定会为中国的私人企业家,被冤枉死的人,我绝对是全力以赴地去帮这个忙,去做这个事情。不能让中国的企业家都变成李明变成徐明变成袁宝璟,让中国人变成雷阳,这是我奋斗目标之一。包括易租宝啊泛亚这种案子,我一定为跟到底,他的背景绝对不简单,我就是想知道真相。这就是我想做的。

小平:这样看来袁宝璟案的黑手不是刘汉和周永康

郭先生:他没这个能力

小平:而是辽宁的李峰,上面是孟建柱,就是个这是个谋财害命的案件,跟政治牵连不大。那么据你所知我们看报道,他有500亿,就这个数字在当时中国他就是首富,此外他还有一块油田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个股份的估价是上千亿。那么这么来说呢袁宝璟的资产在那样的情况下就已经有1500亿了,那么你刚才说查事情的真相,是查他钱的来源去处还有女人,那么根据您的了解,或者说您手上有没有这个支持的文件证据,这个钱流落到什么地方去了,因为你已经有了这个大概的结论,你是这么说的:袁宝璟的钱是被孟建柱,孙立军等人拿走了,大部分到了孙立军孟建柱的外甥的手里。你有这个证据吗?

郭先生:当然有啊,你敢让我在这亮吗?敢不敢?

小平:我怎么不敢?欢迎你亮啊。

郭先生:我亮了我真担心你出了楼就消失了。

这个肯定是有的,我们今天谈到这个事情我是很沉痛的,这个事情还有另外一个核心,就是大家一定好好看一看就是辽宁这些天的事,辽宁有啥好处,不就是个沈阳大连嘛?资源有啥大家好好看一看,这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刚才我谈到了盛京银行。盛京银行是张玉坤创始人,董事长,他属于国营的,但后来有很多私人股份。这个盛京银行的贷款,存款户很多当地驻沈阳的部队,还有事业机构在那里存款,有关系。他当时大概在2013到2015只见,大概在8000亿左右,现在大概一万多亿吧。这些存款绝大多数都是国营的账号和机构。

还有当地政府的机构。但是他也是公检法,纪委所谓的一块肥肉。贷款啊,洗钱啊,换外汇啊,担保啊,几乎都是盛京银行。这个时候袁宝璟在盛京银行是最早投资之一。和张玉坤夫妇非常之好,袁宝璟的同事说张玉坤对袁宝璟兄弟那就是像神一样的崇拜。而去去辽宁的时候都是李峰派警车开道。而且通过袁宝璟跟李峰包括刘洪还有副秘书长,包括刘振国好的一塌糊涂。那么张玉坤有个儿子成立了几个公司,然后这个公司就是袁宝璟兄弟几个投的,拿了一定的股权,而且委托张玉坤代表投票。所以这就很有意思了,袁宝璟被抓以后,盛京银行的控制权去哪了?

盛京银行的知情者,也是袁宝璟案的全盘知情者张玉坤,被抓了,全家被抓了,一个都没出来。不但被抓了,因为之前还在香港上了市嘛,专案组迅速的进到沈阳。王岐山派去的专案组,把绝大部分股权给了海南航空。海航拿到控股权后,以最快的速度贷走了800个亿,这都是公告的,不要找我要证据,你上网查去。这800亿拿走,拿了2000亿的担保。将近500个亿的金融票据,啥叫金融票据?就是一个银行信封,大家担保去,搞金融票据。

这一下就干走两三千亿啊,王岐山和孟建柱家族之间的这种默契,就是我告诉你,早在2011年2012年2013年调查海航的报告傻乎乎的安全部就交给了孟建柱,孟建柱就给了王岐山。所以说所有的调查人全被抓了,一个没在外边。那你说人家为啥抓啊,不但抓了任人家还得到长足发展两万倍。那为什么把沈阳这块肥肉,盛京银行和袁宝璟有着紧密关系的股权和股份知情者全部被抓,而且股份钱被拿走,人才俱收。所以袁宝璟案,他不紧紧是孟建柱孙立军,傅政华,刘乐国,和李峰还有刘洪还有王岐山。中南海里面,除了跟这事没关系的几乎都掺乎进去了,因为那里面辽宁和吉林和中南海的关系比任何省都密切,胆子都大。

号称东北籍的金融犯罪在中国是最狠的。所以在东北做任何的金融机构最后都是悲惨收场,因为没原则,没法律,不守规则,而且善于走官场,也必须走官场,官场比谁都黑,所以你看到案子。有些案子放到江浙那一定是王岐山孟建柱中央想轻判,因为那是讲点法讲点理好照顾。只要想弄死你的,家破人亡的都送东北去。让你什么也没有。,这些当官的比谁都狠。进去跟饿狼一样都把你吃了。所以可以看到袁宝璟案没让离开沈阳,从判死缓是过去50年来唯一的判死缓马上执行死刑的案子,唯一的,唯一啊!而且钱财最找不到出路。

小平:还有个黑社会老大刘勇好像是,也是判死缓,后来。。

郭先生:那不,你不了就刘勇的事,刘勇事当时的时候判的时候就给他交换条件,最后他没整明白,那是两回事。刘勇的事你没闹明白,这个我非常清楚。

我潜伏28年,我对这个机构太了解了。所以说各种公检法帮派的斗争你可以看到。政法委书记是人类最大的魔鬼,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是随意抓你审你起诉你到判定我一个人说了算,到关起来我还说了算,放不放你我还说了算,天下哪有这种魔鬼般的机构啊?希特勒那时代都没有这个机构,德国人都没有这么杀过人,惨无人道。所以说袁宝璟案子这是个天大的冤案,雷阳的案子也是天大的冤案,死于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立军。这就是我说的四人帮,盗国贼,对中国带来的黑暗。未来会一个一个戳穿,万倍的周永康,这个不用提供证据,傻子上去一看就知道。

小平:你说的五阎王啊

郭先生:是的,五阎王嘛!

小平:从黄艳开始一直到最近的王小姐你怎么看这些被你卷入的女人?是受害者吗?还是你在915说的那个词就是矛盾?就是你爆范冰冰的时候那个矛盾,甚至想请范冰冰来纽约住总统套间以表示歉疚和忏悔的意思?915你把这些女人毫无怜香惜玉地扔出来,你有没有内心的折磨感?我觉得她们还是受害者啊。

郭先生:有,回答你这个问题啊,首先娱政钱政的关系啊,因为你不懂,你出来这么多年了,不懂中国政治,动中国政治都知道我在说什么,所有过去中央查处的贪官都会有这两句话:生活腐化,贪污腐败。所有中纪委安全部办案的人跟我聊天都说,先查查他的女人。只要有女人就一定有金钱,女人跟你首先就是看好你的钱。第二个看好你的权,有女人必有权力腐败,有女人必有金钱,反过来说,有权利的人都想多占有几个女人。有钱的人都想多买几个女人。

娱政权政和钱政他有着一个必然的逻辑关系。这是中国腐败,政治体制一党专政,今天这个政法委书记这种魔鬼的机制造就的必然产物,所以说她有娱乐的时候必然依附于权利。否则怎么中央电视台把这些艺术家都给灭掉赶出去,捧这么一个女孩上来,完全和艺术不搭嘎的人。那是权利,权利的同时,这个女孩跟你我要名,我要名的同时我是要钱呐,我要赚钱的,这是为什么王芳等,杨澜等,有大量的财富。

那哪是一个演艺圈能得到的财富。那钱和娱乐放在一起那就导致了权政。然后大家看到的是金钱和权利女人,他这三者不能分开的,那么接下来公布这些女人我心里当然难受,不希望任何女性走到今天,她们都是无辜的,是这个机制,这个国家的教育,你看那个王芳站出来讲的话,我发誓我915之前压根都没看那个,是915前一个小时,我的老领导发信息我说你上网看这个视频。我才看的,之前我真的没有看过。我做完915才看见,非常恼火。为什么这样的女子,对人家雷阳的生死居然无动于衷,你跟周小平站一起对人家的死,你未审先判,连人家的孩子还不会走道的孩子也给判了刑了,这样的黑暗是中国人的冷漠,没有教育没有道德没有信仰的结果,太恶了!她是国家垄断教育思想的牺牲品。

小平:她受过教育,她是个硕士。

郭先生:她的硕士都是假的,换来的,还有最夸张的是杨澜,也受过高等教育,杨澜一生为了钱,一生为了权利,高附权利,不惜代价,浑身是病,连患皮肤病的男人都跟人家上床。让后叫吴征领着她洋内外人跟人家上床,最后搞成了感染性糜烂性的子宫癌。这能活长吗?不会。

这就是吴征把娱乐女人带到了获得权利的一个手段。那么王芳利用娱乐的手段获得了权利和财富。这就是娱政权政钱政这三者的关系。那么你反过来看这些女同志,他们既可怜又可恨,最让我感到受不了的事情,她们从不问问自己的良心,她们正在做的事情合乎天理吗?合乎良心吗?袁宝璟招你们惹你们了,雷阳和他孩子招你们惹你们了?你们就对人家作为一个女性没有任何母性的慈悲和怜悯,对着人家一个死人毫不留情,大打出手,这就很可恨,所以呢小平让我回答你这么问题,我很矛盾,我既感到她们可悲,又感到她们可怜。

我又感觉到实在是伤心至极,因为我们任何一个男人都是女性生出来的,我们来的那个地方生殖器,成了这个国家治理国家的工具。让他们玩弄的工具,我说哪有一个国家的政府,管天管地,中间管空气,还要管人家的生殖器。他现在还要玩人家的生殖器,还要利用生殖器去治国,这是我们14亿人民的悲哀。是我们的悲剧。生殖器大战,看出了这些人的本质,看出这些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而且生殖器大战看出了他们生殖器治国的根本原由,所以说现在娱政权政钱政应该要引起全国9000万党员的注意,看看身边人,谁被娱政谁被权政谁被钱政了,谁和这娱政钱政权政有关系。还有我们还有多少领导会用这些招生殖器治国,生殖器大战来管理我们的国家。这是很重要的。谢谢小平先生。

小平:谢谢郭先生,这个我们呢关于915的问题已经问的差不多了,你要不要休息5分钟啊,让你喘口气儿,我们那个导播,可不可以放电我们的广告,穿插一下,等会我会问郭先生一些比较关心的问题,好休息5分钟。

Advertisements